彩票分析
当前位置:
首页>
彩票分析 >>
t6平台网关闭 - 六月第一部爆出的剧,到处都在讨论,拯救剧荒就指望它了

t6平台网关闭 - 六月第一部爆出的剧,到处都在讨论,拯救剧荒就指望它了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8:14:41     阅读:(4825)

t6平台网关闭 - 六月第一部爆出的剧,到处都在讨论,拯救剧荒就指望它了

t6平台网关闭,从5月到6月,影迷能郁闷死。

烂尾如《权游》《黑镜》《黑凤凰》也就不提,好不容易有部震撼人心的,还是沉痛无比的《切尔诺贝利》。

要不是有《好兆头》撑着,怕还真找不到开心的乐子。

《好兆头》的评分,在几大平台里表现都很抢眼——

但就是这么个「神剧」,有着一个特别「扯淡」的故事。

它用诙谐中带着调侃的口吻,说了一场「世界末日」的危机——

无论天堂还是地狱,都希望撒旦的儿子「反基督」,能成为引爆双方大战的契机,从而能在废墟上建立新秩序;

但「天使」亚茨拉斐尔(麦克·辛 饰),和「恶魔」克劳利(大卫·田纳特 饰)不这么想——

这两位「日久生情」的好友,不希望战争毁掉自己悠闲的私生活,因而决定赶在各自上司之前找到「反基督」;

阴差阳错的是,「反基督」在医院出生时被报错了:他没能成长在计划中的邪恶家庭,反而在英国乡村长成为了正常 11 岁男童……

▲「天使」亚茨拉斐尔和「恶魔」克劳利相当享受人间生活

这个听上去跟「相声」有一拼的「扯淡」故事,作者是特里·普拉切特和尼尔·盖曼。

「谁是特里·普拉切特?」

他是当代最著名的幽默奇幻作家,有「幻想小说家超级巨星」的荣誉,其代表作《碟形世界》,以讽刺、幽默的笔调塑造了一个神奇却又真实的幻想世界,1998 年因「对文学作出特殊贡献」而被英女王受封爵位;

▲特里·普拉切特

「尼尔·盖曼又是谁?」

如果在1987年之前提出这个问题,也许没几个人能答得上来。就像他本人所说:那时的他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、没什么名气的作者」。

1987年,27岁的尼尔·盖曼正沉浸在名为《睡魔》的系列漫画的创作里,完全没意预料到后来的成功:

作为眩晕漫画(vertigo,美国漫画巨头dc在90年代设立的子公司之一)的作品,《睡魔》以其沉郁阴暗的基调、富有诗意的对白和奇幻瑰丽的故事赢得了欧美读者的喜爱,不仅成为了一部里程碑式的漫画杰作,还逐渐变成了一种全球性的文化现象。

▲《睡魔》中文版封面

在此之后九年间,《睡魔》共推出75期漫画,获得了不计其数的漫画奖项,让越来越多人知道了「尼尔·盖曼是谁」。

空前巨大的成功,并没有让这位爱穿黑色衣服、头发总是乱糟糟的年轻作者冲昏头脑,他更不想把自己局限在「漫画编剧」的领域里。

相反,他正计划着一个颇有朋克精神的「冒险行动」:写小说。

▲尼尔·盖曼(neil gaiman)

尼尔·盖曼想去写小说的冲动,并非一时兴起,而是「受人蛊惑」——这个人就是特里·普拉切特,而这本小说,就是《好兆头》。

关于《好兆头》的写作和出版过程,要追溯到二人第一次见面:当时尼尔·盖曼还没成为尼尔·盖曼,普拉切特也仅仅只是普拉切特。

那是在1985年伦敦的一个中餐馆内,特里的经纪人没想到会有人想采访这位作家,而对他进行头一次媒体采访的人,就是尼尔·盖曼。

▲尼尔·盖曼和特里·普拉切特

说不清楚是为什么,但二人总是挺合得来。

尼尔·盖曼说是因为「有着类似的幽默感和文化指涉」,特里·普拉切特则描述为「是对故事、对鲜为人知的逸事、对乏人问津的书店里的奇特旧书,乃至对世间万象光怪陆离的喜爱与惊叹」。

无论如何,这段现实中的忘年交,甚至比《好兆头》中天使与魔鬼间的友情更加深厚,乃至于决定共同完成《好兆头》的故事——这本小说成了系列漫画《睡魔》后,尼尔·盖曼的第一部小说。

▲《好兆头》中文版封面

这个看似随意的采访,开启了尼尔·盖曼作为「奇幻小说家」的职业生涯:

2001年,尼尔·盖曼的奇幻小说《美国众神》出版,这本被读者戏称为「神话黑暗都市奇幻哥特恐怖浪漫幽默公路小说」的跨类型之作,几乎包揽了2002年雨果奖和星云奖在内的所有重要奖项。

而后,尼尔·盖曼又相继推出了《鬼妈妈》、《绿字的研究》、《蜘蛛男孩》等多本小说,几乎都获得了一些重要奖项,并且本本畅销。

新世纪以来的幻想文学创作让尼尔·盖曼一跃成为欧美文坛中最耀眼的明星,连最会讲故事的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·金都曾说:

尼尔·盖曼是一个堆满故事的宝库,无论以何种媒介阅读他,都是我们的幸运。

再举个例子,改编自同名小说的《星尘》在项目启动时,从导演马修·沃恩,到演员如伊恩·麦克莱恩、本·巴恩斯,包括「神秘博士」大卫·田纳特、《暮光之城》演员麦克·辛——都是尼尔·盖曼的忠实粉丝。

▲《星尘》剧照

这次改编的《好兆头》更厉害,不仅大卫·田纳特和麦克·辛再次出演,连「卷福」本尼迪克特·康伯巴奇也甘愿在剧中演了一个不露脸的角色(在饰演「史矛革」之后,本尼对于这种角色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执念)。

开玩笑地说:「想要找到还未被影视化的尼尔·盖曼作品,其实并不容易」——其中包括项目搁浅的《睡魔》——毕竟,连他的短篇小说,都被改编成了电影《派对搭讪秘诀》。

▲《派对搭讪秘诀》剧照

但在这么多影视改编里,尼尔·盖曼格外重视《好兆头》:他不仅亲自改编剧本,还放下笔杆转做制片人,筹钱找人组建剧组。

这亲力亲为的殷切,背后其实有个辛酸的故事。

《好兆头》的英文名是「good omens」,意指的其实是1976年的恐怖电影《凶兆》(the omen)——事实上,尼尔·盖曼和特里·普拉切特打定主意联手创作时,就意在恶搞这部宗教感极强的「邪典电影」。

《凶兆》的故事是这样的:

美国大使罗伯特在领养男孩戴米后,一连串奇怪事件的发生,预示着厄运敲响了罗伯特的家门;神父博南告诉他,戴米是撒旦的儿子,将会不择手段的完成统治世界的野心……

▲《凶兆》剧照

这个故事线,是不是很熟悉?

《好兆头》故事的开始,也是沿着这个脉络走的。

不过在尼尔·盖曼和特里·普拉切特的奇幻世界里,《凶兆》里将毁灭世界的「反基督」,并没有那么恐怖与骇人,甚至在一次「狸猫换太子」的把戏后,意外地过上了普通男孩的生活,戏弄了天堂和地狱中的所有超自然生灵。

这样的恶搞态度,还体现在《好兆头》的两位主角身上。

▲《好兆头》里的「天使」与「魔鬼」

提起天使与魔鬼,我们脑海中浮现出的画面往往是庄严而肃穆的,立于天堂的天使与堕入地狱的魔鬼处于绝对的敌对状态,进行着不死不休的宿命决战。

这在《好兆头》中都是不存在的:「天使」亚茨拉斐尔和「恶魔」克劳利不仅相谈甚欢,还在六千年的基层工作生活中,建立了不同寻常的友谊关系。

以至于在当下的视野里重新审视这对朋友,甚至产生「这就是爱情」的即视感。

▲或许是因为bbc的缘故,《好兆头》确实有一点「爱情的味道」

但在创作伊始,俩人创作这个角色,不过是为了让对方发笑——他们甚至都没想过是不是会有出版社愿意接收它。

中国话里常说的「文人相轻」,在他们这里彻底失效,文字反而成了他们愉悦彼此的工具:盖曼把普拉切特写成「天使」亚茨拉斐尔,普拉切特则把盖曼写成「恶魔」克劳利。

也正因此,我们在「天使」和「恶魔」身上,非但看不到神圣之处,反而体会到的全是老友间的「知己知彼、惺惺相惜」。

在笔者有限的阅读经验里,《好兆头》是唯一一本由两位作家共同书写、却没有丝毫割裂感的小说——很难想像尼尔·盖曼与特里·普拉切特只花两个月,就完成了这本书的初稿。

在那段时间内,二人每天下午都会打很久的电话,给对方读写好的最棒的段落。因为尼尔·盖曼习惯于夜间工作,所以普拉切特的开头通常是:「起来,起来,混蛋。我刚写了一段棒的!」之后争着抢着要写下一段。

这样的合作方式使得《好兆头》的文本好似有了自己的生命,尽管有些段落清晰地展现了其中某位作家的风格:

例如关于超自然圣灵的部分、来自于不同神话体系的天使与恶魔,以及由此构筑的英雄并存的宏大世界,很显然出自盖曼的手笔;

而艾格妮丝·风子和孩子们的部分,以及那些使人发笑的语句,基本要归功于普拉切特。

但是,当尼尔·盖曼祝贺特里写出了绝妙的一句,普拉切特却不能保证这段话是自己写的,于是,二人都暗自怀疑这本书已经开始自行撰写了。

有趣的是,为避免被当成怪人,两人都不敢公开承认这件事情,这些段落已经很难说出清它们到底属于谁了。

「活过来」的《好兆头》不仅顺利出版,还为二人带来了声誉和财富。

但在被问及影视化的可能性时,二人的态度却出现两次都截然相反的情况:刚开始时盖曼觉得「没准儿有一天真能拍出来」,普拉切特却断定这是异想天开;后来等到盖曼不置可否时,普拉切特却四处奔走,想把《好兆头》改编成电影。

这就是特瑞·吉列姆曾经筹划的《好兆头》项目,一个由罗宾·威廉姆斯与约翰尼·德普主演的电影,结果因为「911事件」而停摆。

而比电影停摆更可怕的,是病症的突然来袭:

2007年,59岁的特里·普拉切特发布声明,称自己患有一种罕见的阿尔兹海默病——后部皮质萎缩(pca);8年后的3月12日,总是带着大黑帽子的普拉切特去世,享年66岁。

▲粉丝根据作品为普拉切特绘制的画像

据尼尔·盖曼说,普拉切特去世前的遗愿,就是希望尼尔·盖曼能够为《好兆头》编写电影剧本——他在信中写道:「请为我做这件事。」

普拉切特的葬礼结束后不久,盖曼就完成了《好兆头》第一集剧本。

盖曼说:一个人写剧本的体验「真的很糟糕」,尤其是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,或者 「每当写出了巧妙之处」,却没有普拉切特欣赏的时候。

该剧的最后一幕,题名是「献给特里」。

当我在写《好兆头》自己的部分时,我想象我是写给一个特别读者——特里·普拉切特的。这是我的标准。所以对于这部剧集,也一样。

从这个角度看,《好兆头》从头至尾充斥着盖曼对普拉切特缅怀和致敬。

比如照着特里形象写的「天使」亚茨拉斐尔,在伦敦soho区经营着旧书生意——在这个经书店里,盖曼特意放上了普拉切特的书;

而且在书店着火时,「恶魔」伤心欲绝,以为「天使」就这么去世了。

不过这种「泪奔时刻」相对较少,盖曼做得更多的,是给大家「发糖」,「齁」观众一个措手不及。

比如俩人第一次在伊甸园相遇时,突然大雨倾盆,「天使」想都没想就抬起翅膀为「恶魔」遮风挡雨;「恶魔」也很知趣,小鸟依人地偎在「天使」怀里。

这些甜到齁人的「友情时刻」,处处都是盖曼对特里的不舍和怀恋。能把这种情感做到全世界人都有目共睹的程度,也算是盖曼对特里遗愿的最好交代吧?

「特里不相信天堂、地狱之类的东西,」盖曼说:「所以也许不会有鬼魂特里看到这些。如果有的话,他会生气的。但这是我为他所做的。」

或许正是这个原因,才会让盖曼在面对外界对剧集表示热爱时,冷冰冰地回复了一句:

「不需要。」

作者 ✎ 康报虹

编辑 ✎ 清晏

本文首发于奇遇电影:cinematik

欢迎关注奇遇电影,解锁更多影视干货